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 首页 历史文化 华佗五禽戏文化蕴涵溯源(三)
2018-07-24
华佗五禽戏文化蕴涵溯源(三)

三、五行观念是确定五禽及其动作的直接依据

“五行的规律和阴阳的对立,决定着世界上事物的一切联系、运动、转化等。”由于阴阳家的推动,五行这样一种世界观迅速得到了发展,并在汉代成为占统治地位的世界认知模式。可以说,华佗之所以能超越以往的养生家而创立完整、系统的导引健身方法,是与当时“五行世界认知模式”分不开的。

(一)以五为数是受到五行理论的启示

在华佗以前,没有固定的数。譬如,《庄子·刻意》仅提到“熊经”“鸟伸”二数,《淮南子·精神训》中提到“熊经”“鸟伸”“凫浴”“猨(猿)躣”“鸱视”“虎顾”六数。根据《庄子·刻意》“二数”产生的时代推论,“二数”应是阴阳思维的产物。即熊在地为阴,鸟在天为阳;“熊经”在腹前为阴,“鸟伸”在背后为阳;熊代表走兽,鸟代表飞禽。依此类推,“六数”“八数”“五数”也应是与古人多样的认知图式相一致的。然而,“阴阳五行学说作为解释世界上一切事物的解释模式,最终在医学中被固定和继承了下来,而在其它领域则已逐渐消失。其原因是阴阳五行学说较为正确地说明了那些生理病理现象”。而“六气”“八卦”却没有在医学领域里继承下来,因为它们不比阴阳五行学说在解释生理病理现象时更具合理性。由此可见,华佗以五为数编创五禽戏应是受到五行理论的启示,并且是对五行理论模式的具体应用。

(二)根据五种动物形态特征与人五脏的对应关系选择五禽

如前所述,华佗意识到运动可以通达内外,通过对形体的“动摇”,就可以使脏腑内的“谷气得消”,使“血脉流通,病不得生”。所以,他在选择五禽的时候,当是从分析动物的形态与动作特征入手,有针对性地选取具有特殊意义的动物,及其特征性的动作作为模拟的对象,这是中国古代文化“比类取象”思维方式的具体表现。

在做取舍的时候还关系到古人的“顺”和“逆”的辩证思维。顺,是指顺应自然之道;逆,是指逆转人自身的人化趋势,而归于自然。具体到人的健身运动来说,顺应当是顺应人体的生理规律,而人的生理规律应当与动物的一致,我们或称之为本能;逆应当是增强人在日常生活中较少运用,却对健康长寿必不可少的能力,而这些能力却可以从动物身上习得。因此,华佗在选取虎、鹿、熊、猿、鸟等五禽的时候,应当是基于以下考虑:

一是受到当时已经存在的一些仿生运动方法的启示。最直接的应当是《淮南子》中所提到的六禽。我们把华佗的五禽“虎、鹿、熊、猿、鸟”与《淮南子》的六禽“熊、鸟、凫、猨(猿)、鸱、虎”相比较,发现华佗的五禽少了“凫”、“鸱”两种动物,而这两种动物又同属于“禽类”,猜想可能因此就把它们相并为一,以鸟代表一类。不过又加了“鹿”。这样,每种动物就各代表一类。这样的取舍,是看到了不同类动物所具有的特殊的健身价值。

(文/王敬浩)

评论
发表评论
健身气功

国际健身气功联合会版权所有    备案:京ICP备15050301号 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746号